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庸才 | 2nd Jan 2011, 09:45 AM | 朱庇特之魂 | (147 Reads)

嘛,即使內容不行,但女角設定我還是保留的(拖)

(注:中二病全開、吐槽點極多且沒有邏輯,請全力吐槽) 

  中東軍事衝突後的兩星期。

  在西班牙的馬德里,近郊與市區完全是兩回事。雖然綠色的地方不能說鋪滿地面,但四周環境還是十分怡人。在這個地方,並不像市中心的房屋一樣一棟又一棟的密集成群。以為是政府的等候發展規劃地區嗎?那你就錯了!這只是個毫不起眼的郊野。土地的質素並不允許在上面興建高樓大廈,價值自然是下降不少。

  但是,這不代表這裡什麼也沒有。

  在這片土地之上僅有一棟房子,一棟看上去平凡的小平房。樓高兩層。門上掛著「S&S」字樣的牌坊,似是商店多於民居。

  今天,裡面看起來很熱鬧的樣子。

  縱使房子從外而看,是一副很暗的樣子,但實際裡面的色調以米白色為主,只要有天然光,即使是陰天,亦不見得會黑得過份。雖說房子從外面來看有兩層,但實際上有個地下室,一共三層才是。二樓是睡房,地下是工作的地方和飯廳,而最重要的武器則是放在地庫。那是個非常寬敞的空間,基本上比房子的面績還大,最好就是用來收雜物,而麥斯也很順其自然地把自己的私人物品都放進去。

  不過在阿緹密絲的努力之下,地庫倒是十分的整齊。

  說到傭兵的工作,並不只是在戰場上鬥過你死我活,有時候也有些擔任護衛及情報調查之類的工作,所以在一樓就是為這而設的。這種工夫在現代單憑人手可不行的,最起碼也要有台電腦才行。屬於實戰派的兄妹兩人都對電腦不太熟悉,只會最基本的上網和打電玩。

  所以他們找來一個專業人才來負責這方面的事。

  她就是艾蘭妮。

  在被巨型書架包圍的電腦桌是她最常出沒的地方。

  雖然現在她還沒出現。

  「哥哥,還不快找生意?」

  斥責兄長的少女聲音出自坐在沙發上,穿著便服的阿緹密絲。即使被父母冠以月神的名字也好,女孩子都只是個女孩子,對衣著還是很講究的。長得不算高大的她身上披著一件露肩上衣,即使她經使負出體力工作,但雙肩卻沒有因此而變得過於結實,反而那少許的肌肉成就了一種與別不同的美感,配以她的棕色長髮簡直就是一流。下身穿著一條熱褲,露出的雙腿則是穿上過膝黑襪,使在經常運動的人已屬纖幼的雙腿更顯修長的美感。

  雖然現在的打扮是在家中,卻跟她在戰場上的打扮也有幾分相似。這已經是她的喜好、習慣了吧?

  「才剛起床而已……那為什麼妳不去做啊……」

  縱使身上穿著的不是睡衣,但也不代表麥斯是完全清醒,看著他那對瞇瞇眼,真是什麼精神都拿不出來。

  被哥哥如此辯駁的阿緹密絲倒沒有太生氣的,只是一臉認真嚴肅的說:「這是哥哥你的責任嘛!我的責任就是檢查武器有沒有問題而已。我做妥了,但你呢?一天到晚就只懂去睡!」

  「好啦好啦,我一會就去好不好?」

  面對長相一樣的妹妹,生氣是沒有用的,搞不好她會發脾氣或是直接拿愛用的日本刀出來砍自己,所以暫時還不想成為肉醬的麥斯這時候還是敷衍了事,不讓妹妹動怒。

  然而,這還是得看看運氣。

  「最好是這樣子!」

  很幸運的,阿緹密絲的心情看來很好。

  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好事,但麥斯還是鬆一口氣。

  在戰場遇敵數千,怎知道最可怕的敵人卻在自己的身邊,而且是自己的親人,太可怕了!

  「真是的……明明是雙胞胎,臉蛋也長得一樣的,但性格怎麼差這麼多的?」

  聲音從連接著地庫和地面的樓梯傳來,聲音的主人屬於一位女性,充滿成熟韻味以及溫柔得幾乎令人內心融化的感覺在麥斯的耳朵之內不斷回轉,可謂繞樑三日,令人更是欲罷不能,想多聽,多聽啊!

  「艾蘭妮,妳是不是每一天也要說一遍才高興?」

  朝聲音傳來的方向看過去,只見一位身材高挑,擁有一雙漂亮長腿的女性站在樓梯口。她相貌姣好,一雙水汪汪的眼睛加上緋紅色的虹膜,確是令男性的靈魂自行出竅,根本犯不著要用什麼特別的技倆,只是看到樣子已經可以達至這效果了。

  「我只是有感而發而已。」

  名為艾蘭妮的女子輕輕一撥自己一頭長長的黑髮後,優雅地坐到電腦桌前,然後有趣沒趣的回應。

  是的,她就是這裡的通信員。

  即使對麥斯的態度好不到哪兒,但她始終是個有才能的支援角色,是這家傭兵小店中不可或缺的人員。

  「每一天的感想也一樣嗎?」

  「如果你再不改善的話,是的。」

  雖然麥斯基本上每天都受到艾蘭妮的精神攻擊,可是他卻沒有以老闆的名義將她辭去。原因?是男生的話,只有一個原因。

  「當初妳會來這裡工作不是因為我嗎?」

  掛著一副燦爛笑容的麥斯提起往事。

  那是大約半年前的事。

  六個月前,這家傭兵公司的擁有人突然失蹤。擁有人是個女的,長得十分漂亮。雖然可能不及現在的艾蘭妮,但也十分吸引就是了。為什麼她會一走了之?麥斯也不太清楚,她的行蹤依然在調查當中。

  她是麥斯和阿緹密絲的親姊。

  最初她因為父親去世、母親和姨媽失蹤而接手的時候顯得十分的不願意,這是因為她是個和平主義者,傭兵這工作偏偏就和她的理念背道而馳,所以如果說是離家出走的話,大可以令人信服。

  其實當時麥斯已經知道姊姊不喜歡這份工作,所以就要求她擔當支援的角色,也就是現在艾蘭妮所做的工作。向前線的弟妹提供資訊,比方說是敵軍人數和目標地點之類的。本來她是做得非常出色的。

  但直到某一天……

  她,離家出走了。

  遇上人手缺乏的公司通常就只有一種手法去找人才回來辦事,而艾蘭妮也是經這種方式來到這兒。  

  當時的招人海報上只是寫上精通電腦者優先取錄。

  二十一歲,依然無職,以為海報上說的是普通文職的艾蘭妮看到這海報後,二話不說來應徵。起初她因為這是傭兵公司的關係而拒絕,可是不知何解被麥斯的三寸不爛之舌說服然後留下來。艾蘭妮會在這裡工作其實就只是一件很平凡的事情而已。也許當時的她認為長著一副娃娃臉的麥斯很吸引。

  但其後她反悔了,因為……

  「當初是,不代表現在也是。我現在比較喜歡小密,如何?」

  艾蘭妮用手一推放滿文件的桌子,讓裝有滾輪的椅子滑到阿緹密絲的身邊並以純熟的技巧把她一抱入懷,更把阿緹密絲白滑的面頰在自己的臉蛋之上磨蹭,好像逗小貓高興一樣的撫摸著阿提緹密絲的頭。

  艾蘭妮的行為明顯就是在對麥斯示威。

  如果正在撫摸妹妹的是一個男的,麥斯大概會一拳揍在艾蘭妮的臉上。

  然而,妹妹滿足的樣子卻是令麥斯完全沒法子。

  怒火,強忍在心中好了。

  「艾姐不要這樣啦……很癢啊……」

  嘴巴說不要,表情卻是十分享受。

  在兄長面前只有嚴肅一面的阿緹密絲只要在艾蘭妮的懷內就會變了第二個人。這令麥斯十分頭痛,因為,自己沒辦法參與其中。這種好事絕對沒男生的份兒。

  這是殘酷的現實。

  可是,看著妹妹能夠如此高興,把壓力掃走,這樣也未嘗不可。於是把視線移開,麥斯隨手拿起一直放在桌子上的吐司,低頭察看今天收到的信件。

  鈴鈴作響的電子合成音從大門傳來,坐得最近的麥斯很自然就動身去開門。

  門打開以後,看到的是一位尚算長得高挑的拉丁裔女性。她長得稍微比麥斯高。亮麗的黑短髮僅僅可以蓋著脖子,翠綠色的眼珠就像是會把人的靈魂給吸引住。麥斯也站在原地呆看了一會。女性身上穿著的是一般辦公室女郎都會穿的套裝,明顯不是太寬鬆的上衣令她胸部的曲線更為明顯,而還沒及膝的裙子更為她露出一對修長的美腿。

  「請問,閣下是麥斯米尼安‧馬里斯先生嗎?」

  如銀鈴響起般悅耳的聲音從女性的櫻桃小嘴傳來,濕潤的雙唇令人充滿無限幻想。

  最直接的想法就是很想和她接吻。

  不知道為什麼,從眼前這個女客人的身上,感覺不到女性的溫柔與柔弱,反而有一種妖豔和瘋狂的味道傳到麥斯的心中。

  「是的,如果是委託的話,請到裡面坐。」

  麥斯在女性面前特別顯得風度翩翩,或許是因為正值思春期,總是想追求一個外表姣好的女生回家,這是人之常情。然而這也有另一個原因——之前有位傭兵本來可以接下工作的,但礙於外表及態度問題而被中止合約。

  所以以貌取人這句倒是真的。

  「麥斯米尼安先生,令堂是日本人嗎?」

  「……雖然不想承認,但……是的。」

  「……只是想確認一下身份,希望你不要介意。」

  確認身份?

  為什麼要這樣做呢?

  麥斯一時間也想不出來,姑且就當成因為是名氣問題,信譽保證不好吧。

  但是……

  「為什麼要問我的出身呢?」

  「呀!這個嘛……朋友說這是特徵……所以……」

  「這樣啊……那麼小姐妳找我們是想怎麼樣呢?」

  「我想你們調查一下這個地方,報酬是五十萬歐羅。」

  如之前所說,現在的傭兵不再只是在戰場上出現的士兵,有時候更像私家偵探,調查、為重要人物或是物件充當護衛等等都會做。基本上就只差為老婆婆找失蹤的貓咪和找尋通姦證據這兩件事,不然就跟私家偵探一樣了。

  調查可疑的地方對於麥斯這種名不經傳的小傭兵來說可是家常便飯。

  客人在地圖畫上記號的地方是一楝小型的建築物,極其量和這房子差不多。

  那是一座離這裡不遠的建築物。

  「只是調查就有五十萬?」

  雖然五十萬歐羅的報酬的確很吸引,而且工作也是很容易完成。可是,就是因為這麼容易才惹人懷疑。現在的人是有太多錢去花嗎?一個面績僅五百平方呎的地方值得花五十萬去調查嗎?

  「是的。」

  客人對於麥斯的疑問只是回以很簡短的一句。

  但直覺告訴麥斯,事情並不是這樣簡單。

  他眉頭一皺,以具侵略性的眼神再一次窺探客人腦內的各種想法。

  「唔……麻煩你吶……我一個弱質女流如果一個人到那種地方恐怕……」

  女客人擺出一副楚楚可憐、惹人憐憫的表情來,眼角在燈之下隱約可以看到淚光。充滿著女性魅力的面孔配以女性最強的武器:眼淚,一招把麥斯擊倒。本來作為職業傭兵是不應該這麼容易就受到誘惑的。

  但說易,行難。

  人的本性難移,尤其是男生。一看到美女,腦袋就陷入半癱瘓狀態。

  「沒有問題,我們會接受這個委託。但要調查什麼?」

  「我聽說那裡有個地下室,所以……」

  「這樣啊……請留下名字和聯絡方法,完成之後會聯絡妳的了。」

  聽罷,女客人就拿起桌上的紙張,左手拿出私家的鋼筆在紙張揮舞起來。不消十秒就把資料寫好,包括名字、電話等等,還有一串莫名奇妙的數字。

  「亞爾薇特‧赫爾薇爾‧華爾基莉亞小姐……這串數字是什麼意思?」

  「請運用自己的腦袋,傭兵小朋友。」

  想?

  要如何想?

  由數字組成的東西有很多,電腦的IP、車牌、地圖的座標等等。

  哪個才是正確答案呢?

  麥斯聽著高跟鞋踏在地上,一步一步靠近大門的聲音,腦內的思潮……

  並沒如泉湧。

  直至女客人離開也沒有頭緒。

  此時,沙發上的阿緹密絲開口發言。

  「哥哥,你不覺得奇怪嗎?」

  「是有一點,但收了人家的錢,不可以不做的。」

  「雖然是這樣,但是……」

  「妳怕可以不去。」

  「我、我去!事、事先聲明,我才不是怕哥哥你危險,只是怕你把工作給弄糟而已……真的不是擔心你啦!」

  「你這傻丫頭真是的……」

  妹妹這種生物,除了有時候兇暴了一點之外,其餘時候會像小動物一樣撒嬌。感覺上很溫馨,緊張得硬繃繃的心情都會被治癒。有時候麥斯真的不能不吐一句:有這樣的妹妹真好呢!

  當然,就只是有時候而已。

  出門執行任務,即使是看上去很容易的工作也好,安全最重要。槍械、防彈衣都是基本的裝備,站於麥斯的立場而言。但由於是在市區工作,總不可能穿著平日的戰鬥服就外出的吧? 不把市民嚇壞才怪。雖然現在世人都已經習慣了不時有軍人或是傭兵出現,但始終暴露行蹤都不是什麼明智的事,原因很簡單,就是因為你不會知道街上的人是不是某些受委託的情報搜集員,也許在旁討飯吃的乞丐是,又或者在街上打扮得像模特兒的小姐也是。

  這世界沒有所謂絕對安全的地方。

  所以便服就是最好的選擇。

  當然麥斯不會笨得只穿輕薄的襯衫和長褲。

  他穿著長長的沉黑大衣,把底下的緊身衣給遮蓋著,另外把衣領拉高,把緊身衣保護頸部的地方遮好,這樣就萬無一失了。

  麥斯的戰鬥服就是一副全黑的緊身衣加上新研發的防彈衣。隨著科技的發展加上跟魔法方面的技術融合,僅一幅布料厚度的防彈衣已經可以保護身體,即使是反物資狙擊步槍連發三發也沒有問題。有這種裝備,在戰場之上可是無往而不利。當然,這東西價值不菲了,但依賴委託金以及父母留下的財產過活的麥斯可不愁這個問題。

  麥斯的裝備跟妹妹的不一樣。他不喜歡衝鋒槍,認為太礙手礙腳,所以平時只會用上兩把SIG Sauer P226。另外,他在背後也裝著兩支沙漠之鷹以備不時之需,但沒有必要的話,他是不會用到它們,因為它們對麥斯有著除了武器以外的意義。

  除了種類以外,連生產地也有要求。

  麥斯只會用德國產的槍械,大概是受父親影響所致。

  當然,那兩支沙漠之鷹是例外的存在。

  要是提到日本,麥斯會擺出厭惡的表情,面容扭曲就最好用來形容那時候的他。

  原因?

  他的母親。

  然而現在提起,實在不是好時候。

  「準備好了嗎?要走囉!」

  該穿的穿,該戴的戴,把所有裝備都帶在身上的麥斯站在大門前問道。

  「等一下。」

  一改早上那套很少女、很輕飄飄的便服,阿緹密絲換上之前在中東所穿的緊身衣。

  緊貼著身體的黑色物料使少女胸前的雙丘更為明顯,突出的程度跟泳衣差不多。這種身材或許去當模特兒比較好,說不定會一炮而紅。豐滿的胸部在執行任務時會比較礙事,但既然這是與生俱來的,就只好接受。然而,直到目前為止,阿緹密絲沒有因為這副身體而出意外。

  「妳還有什麼要帶的?」

  對於奉行簡潔主義的麥斯來說,實在不能理解妹妹……不,應該是女孩子為什麼會喜歡佩帶這麼多的飾物。如果像RPG遊戲一樣有附加效果的話也就算了……

  可是,現實既沒用又礙事,佩帶的原因就化成問號,在麥斯的頭上迴轉。

  「就是媽媽留下的……」

  「我說了多少遍不要提那個人啊!」

  聲大如雷。

  不,也許即便是神明打下來的雷電也不能令房子震動起來。

  麥斯也許不像把大軍都給喝住的中國武將般聲大如鴻鐘。但那個聲量,已經把阿緹密絲皮膚上的每一個細小的毛孔都給穿透。這種震撼力比在戰場上的爆炸聲來得厲害,最少把阿緹密絲嚇倒。

  「但……這是媽媽的…護身符……」

  護身符。

  這是不會在歐洲社會盛行的物品。

  話雖如此,但這東西卻得到阿緹密絲的重視。

  不錯,就是因為這對雙生兒的母親是日本人。因此會有從神社還是什麼的得來的護身符根本就不是什麼出奇的事。再說,為人父母當然會擔心自己的孩子了,不管這些護身符有沒有實際的用途,求個安心就足矣。

  「對嘛,麥斯。把那個戴在身上不會礙事的,而且再怎樣說那位女士都是把你們生下來的人。即使她做了什麼事也好,這事實是改變不了的。」

  平日已經十分維護阿提密斯的艾蘭妮當然會為她美言幾句。她溫柔的說著,就像是人家的姊姊或是母親一樣在勸阻吵架的弟妹兩人。可是,對於有以上兩種人物存在於生活之中的兄妹……不,只是對麥斯來說是沒有什麼用途的。說實的,如果把護身放到緊身衣內不就不礙事了嗎?也許是會不太舒適。但是如果是阿緹密絲的話……呵呵,那就應該沒有問題了。

  「唔……隨妳喜歡了。不要再在我面前提那個女人。」

  碰!

  這不是什麼特別的聲音,只是麥斯一時氣憤,用力把門關上的聲音而已。

  「喂!麥斯,怎麼可以自己一個人跑了去啊……」

  「哥哥和媽媽之間的誤會實在太大了……」

  戴上母親的護身符,阿緹密絲懷著悲傷的感情訴說著母親和兄長的關係。

  母親離開這個家庭是兩年前的事。

  而這對兄妹還有他們姊姊的父親死於一年前。

  姊姊半年前失蹤。

  這三件看來沒有什麼關連的事都被麥斯說成是因為母親的離開而做成的。自此,他除了討厭母親以外,還對她的祖國—日本的所有事物都有種莫名的厭惡。

  「想必也是……但小密妳不會有著和麥斯一樣的想法嗎?」

  縱使不知道所有事件的來龍去脈,但光從麥斯的反應來看就知道他是從心底內討厭著自己的母親。這並不是小孩子耍脾氣,而是真正的討厭著……相信即使是她本人出來解釋,也不能一時三刻可以把他說服到。

  「我想……媽媽一定有她的理由才離開我們,所以……」

  低垂著的眼眸。

  沒精打采的說話方式。

  突然改變過來。

  一手就把媽媽離開前留下的物品戴上身,除了護身符以外還有那把日本刀『雪走』。把這兩樣東西都帶在身上的阿緹密絲回首對著艾蘭妮,以一副微笑加以充滿信心的語氣說:

  「我不會怪她,我相信總有一天,媽媽會回來並且解釋一切。」


[1] Charles Baldwin

Bled peace steroids cause diabetes hamburger lute... Knew slump steroids deca bubble motel; Scum dish buy legit testosterone sake bathtub. Gate whir buy testosterone hong kong landed Tess...


[引用] | 作者 Deca 300 | 20th Mar 2015 01:03 AM | [舉報垃圾留言]